高校开“减脂课” 不只是看上去很美

浏览量:15 次


2015年9月,南京农业大学体育教师周全富开设了一门名叫“运动减脂课”的课程,只对超重的学生开放。学生在选课前,需要先称体重,课程结束后,减肥效果也将直接影响到成绩。周全富告诉记者,减肥也需要团队协作,开设“减脂课”,最终是为了帮助超重学生养成运动习惯。5月25日《新京报》)

“减脂课”一开,热议声如潮。有人叫好,有人非议。有媒体以奇葩”冠之,并对类似课程进行了梳理:如,厦门大学的爬树课,天津大学的恋爱课,广州大学的生死课,中山大学的哈利·波特与遗传学课等。

一门课程该不该开、怎么开,由谁说了算,想必都有其既定的程序。以“减脂课”为例,报道称,2015年上半年,周全富将一份“运动减脂课”的开课申请,交到了南京农业大学教务处。周全富提出开课申请后,学校体育部、教务处组织了专门人员进行审查,进行了可行性的论证,并且预估了教学效果。最终,学校虽然认为“减脂课”略显怪异,但能够满足学生的实际需要,因此批准了周全富的申请。

“能满足学生的实际需要”,即“有用”,这是学校给出的开课标准。周全富给出的标准则是“有效、有趣”,这是强调了效果和过程。从实践结果看,这门课也深受学生们的欢迎。

一门课既有用,又有趣,实践中还有效,还有什么算“奇葩”呢?从学术创新的角度出发,只要严守同行评议,对大学课程的开设,各界不妨报以开放、包容的态度。从学生的角度出发,与其开设一门四平八稳、老师没激情教、学生不情愿上的课程,还不如多给教师一些开课的自由权、多给学生一些上课的选择权。

实际上,这些被外界冠以“奇葩课”的老师在开课的选择上多数还是严谨、认真的,基本是“术业有专攻”,所开的课也都是老师自己的研究方向或最感兴趣的地方,这样的课其实最容易碰撞出激情,最容易取得效果,如果再和学生的需求结合起来,往往有多赢的结果。

再以“减脂课”为例,由于周全富老师的研究方向就是运动人体科学,他发现,在体育课程的评价上,所有学生都是一个标准,导致超重的学生对体育课越来越没有兴趣,学生上课累,老师教起来也累,由此才萌生开“减脂课”的想法。而在开课前,他也在学生中做过问卷调查,还把课程中涉及的运动项目都事先进行了教学实验。这表明,对待这样的自设课程,由于充分结合了老师自身的兴趣或研究方向,老师们也是极其用心的。

当下,我们正在建设一流大学,而一流大学首先应当具备开放包容的精神,给予教师足够的开课以及教学自由。我们都对民国时期大学人才辈出印象深刻,其实,民国课堂的教学自由出乎人们想象。不仅教同一门课的教师可以选用不同的教材,即便老师教课的方法、考试也由任课老师说了算的。由于教学内容极其丰富,方法灵活多变,深受学生欢迎。相较而言,现在我们的大学有个性的老师和课程还是太少了。


□文/本社评论员 线教平

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高校开“减脂课” 不只是看上去很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