评价恋爱课 仨标准一个不能少

浏览量:27 次


近日,一场别开生面的恋爱学理论与实践课在天津大学新校区开讲,大学生们怀着“羞涩”、“好奇”和“憧憬”的心情走进“恋爱课”的课堂。站在讲台上的是天大法学院副教授刘晓纯,他从《恋爱中的法律问题》开始,开启了学生们的“恋爱”学分修习之旅。(3月31日《城市快报》)

高校开设恋爱课早已不是新鲜事儿。武汉职业技术学院曾开设《爱情与婚姻》选修课,一度受到学生们热捧;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一老师的“婚恋心理学”曾被广泛誉为“一门特色通识课”……而自“恋爱课”正式步入公众视野,便伴随着支持者与批评者的不同声音。尽管有网友担忧如此大学便成“恋爱场”,但更多声音是“得课如此,复何求哉”。

那么,高校恋爱课究竟该怎么上?如何使其最大化地受益学生?如何在高校德育体系里发挥正向功能?这些问题都颇值得深思。针对上述问题,笔者认为:高校开设的恋爱课无论是选修或必修性质,都应设立多维度的课程评价标准,而非没有完备的计划、研究和考核,沦为浅层意义上的“恋爱技巧课”。

首先,从课程设置初衷来看,评价高校恋爱课的第一个标准即是否全面传递给了学生爱的能力。德国心理学家弗洛姆在其著作《爱的艺术》中曾写到:如果没有爱他人的能力,如果不能真正谦恭地、勇敢地、真诚地和有纪律地爱他人,那么人们在自己的爱情生活中也永远得不到满足。可见,爱的能力对学生一生至关重要。而大学应借助这样一门课程教会学生“爱自己、表达爱、接受爱、拒绝爱、维系爱和放手爱”的爱的能力与本领;同时,诸如如何把握对方的情感尺度,如何提高恋爱抗挫折的能力,如何友好真诚地与人交际等具体问题,均应借此使学生寻觅到适合个体需求的答案。

其次,从课程实施过程来说,评价高校恋爱课的第二个标准即是否有效完善了大学德育内容体系。对于恋爱课,不少人极易步入这样的误区:这是一门教学生谈情说爱的技巧传授课。如果仅仅将其定位在此,显然弱化了这门课的价值意义。因为从高校育人的深层次功能来看,恋爱课是现代大学对青年人的人文关怀,属于高校德育的范畴。这就要求高校在对该课程进行设计、考核、讨论时,站位高远,立足帮助学生树立正确的爱情观、婚恋观、道德观。

最后,从课程设置效果来看,评价高校恋爱课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准即是否使课堂成为了“活”的课堂。多年来,我国一些大学过度追求学术上的“高大上”,在课程体系上往往由通入专,较少重视学生的兴趣。而这样一门与学生成长密切相关的课程,自然备受大众期待。此外,高校还应充分认识到设立恋爱课并非简单追求新潮,而应以此为契机,为我国大学课程改革、教育改革注入新鲜活力,助力我国高校教学理念向着多元化、人文化方向扩展。

“学会爱人,学会懂得爱情,学会做一个幸福的人;就是要学会尊重自己,就是要学会人类的美德”,著名教育家马卡连柯如是说。当越来越多的高校设立恋爱课并意识到这门课的重要性的时候,也应认真思考下恋爱课是否满足了上述的三项评价标准。期待这门课随着时光淘洗,成为一门闪耀人性光辉和爱之智慧的课程,指引着学子感悟人性真谛、学会爱的能力、担负爱的责任。


□文/本社评论员 线教平
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评价恋爱课 仨标准一个不能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