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师退出机制”要回答好两个问题

浏览量:29 次


热议了很久的中小学教师退出机制,今年就要全面开始施行了。中小学教师定期注册制度,成为教师进退的“门槛”,合格者继续从教,不合格者则自动退出。教育部教师工作司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这项改革的目标之一,就是让教师队伍有很好的“源头活水”,将个别不符合要求的老师清退出去。(《中国教育报》2月23日)

最近“教师退出机制”的话题十分热门,其实教育界就这一问题的讨论已久。此次从教育部层面对建立教师退出机制有了明确且坚定的回应,其释放的最大信号即教师退出机制的实行势在必行。

尽管对该机制的引入有人欢喜有人忧,毕竟一旦教师的“铁饭碗”被打破,自然会给教师带来压力,尤其是当退出程序操作不公、不当,自然给学校管理带来些许麻烦。但教师进退的“门槛”一旦坐实,优化教师队伍、增强教师活力、提升国民教育质量等多重优势自然会显露出来。从这一点看来,对教师退出机制不但应以平常心积极对待,更要着手解决教师退出的规范程序、教师合格与否的评价标准等难题。

对此,有学者公开表示“如果就由行政领导依据行政指标来评价教师是否合格,并决定其退出,那么该机制恐难起到提高教师队伍素质的作用,反而会加剧教育的行政化与功利化”,此番担忧并无道理,既然要作为一项制度贯彻实施,就要在公正性、适用性、科学性上做足文章,尤其要回答好两个问题。

一是“教师退出的规范程序该如何”。笔者认为:评价教师退出与否的“标尺”并不能由行政部门或学校单一主导,而应借助专业组织、同行评议、学生评价等多维度充分捍卫教师的教育自主权,将平时考核和年终考核相结合,在最大程度上完善相关程序,做到“依法治教”、“退出有法”。

对此,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做法颇为值得借鉴:其公立中小学不合格教师退出机制的内容体系主要包括“退出机制”建立的目的、相关法律的发展历程、退出的正当事由、被退出教师享有的正当权利和退出的程序。整个内容体系蕴含着“有法可依”和“执法必严”的价值理念,在发挥退出机制的激励、监督等方面的作用也是很明显。

而针对教师广为关心的第二个问题“什么是教师合格与否的评价标准”,尽管我国就教师考核制定了包括《中小学教师职业道德规范》、《中小学教师违反职业道德行为处理办法》等多项法规加以规范;同时,从各地制定的具体实施办法来看,也主要是从师德、工作态度、教育教学能力和违法犯罪等方面来判定不合格教师,并按照程度轻重实行转岗、待岗培训、降级聘任、解聘等不同的退出途径。

但诸如年度考核如何评定、教师考核什么最科学、谁来考核最公正、如何考核更全面等细节问题仍缺乏统一且高效的标准,未来如何建立“德、能、勤、绩”的多维评价体系或者借鉴国外将“不胜任”、“玩忽职守”、“不道德”、“不服从”等退出事由的情形细节化,均是未来完善教师准入、退出机制值得探索的地方。

“愈艰难,就愈要做,改革向来没有一帆风顺的”,中小学教师退出机制的全面施行必将“牵一发而动全身”;而改革能否取得收效,教师队伍能否迎来“源头活水”,就要看改革者是否能攻坚克难、一往直前,回答好上边两个问题了! 

□文/本社评论员 线教平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教师退出机制”要回答好两个问题